• 错爱强宠金晚墨祁安章节

    错爱强宠第1章

    第1章

    偏僻寂静的山林。

    月光被树木遮挡,林间只剩微弱的光。

    金晚没想到山上黑得这么快,她脚步匆匆的往回走。

    开学前她一直在姑姑家住,寄人篱下的感觉并不美好,为了不在家里碍眼,她选择去郊外散散心,此刻天色渐黑了才从上山下来。

    忽然!

    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子飞出漆黑树林,直打金晚脚踝。

    金晚一个不察差点摔倒,她踉跄几步,稳住身体。

    什么情况?她转头,警惕的朝漆黑的树林里看去。

    “救我。”

    这时,一个低沉痛苦的声音响起,金晚吓了一跳,退后几步,侧耳细听。

    有人在求救?

    金晚迟疑片刻,朝树丛后走去。

    只见一个身形高大强健的男人靠着树干坐着,他呼息有点重,头仿佛因无力支撑而低垂着。

    漆黑的树林掩去了唯一的月光,金晚看不见男人究竟怎么样了,但空气中若有似无萦绕着一股血腥味,所以她猜测他应该是受伤了,而且伤得很重。

    金晚走近小声问道:“喂,你还好吗?要不要我帮你叫救护车?”

    然而她刚靠近,就被一股大力拽扯着倒下,压在男人身上。

    “啊!”

    “呜……”

    这瞬间,金晚的口鼻被一只大手捂住,没给她丝毫反抗的空间,她惊恐的瞪大眼,用力挣扎。

    “别出声,帮我。”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
    金晚被禁锢着无法动弹,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  她的衣服尽数被男人扯开,露出了光滑后背,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,散发的清新栀子花香扇退了血腥味。

    凉意瞬间蔓延,金晚控制不住打了个激灵,眼神满是惊恐慌张。

    他,他要干什么?

    “那边,过去看看!”就在此时,不远处传出了一道低低的声音。

   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,几道刺眼的光照过来。

    金晚屏住呼吸,心跳越来越快。

    她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,但也知道此刻很危险!

    这时,几个黑衣男人靠近了过来,看到少女白 皙的背袒露,一人戏谑道:“呵,一对野鸳鸯。不是他,快追!”

    “一定没跑远,快!”

    很快,亮光消失,脚步声也越来越小。

    金晚此时才明白,原来这个男人是想利用她躲开追杀。

    她松了口气,随即用力扳开男人的手,她想,那些人已经走远了,他可以放开她了吧?

    然而,下一秒,男人忽然间睁开眼,锐利如刀锋的眼神赤红凶狠。

    金晚瞳孔猛地放大,来不及反应,天旋地转间被男人反压身下,灼热滚烫的气息霎时间铺了满脸。

    “放开我!”

    金晚惊叫一声,下一秒,她的双手被一根绳子捆绑,同时,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    “乖,我会娶你!”

    金晚脑子当场轰然炸响,此刻她再傻也明白了男人想做什么。

    她拼命挣扎,可弱小无助的反抗无果,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一滴眼泪涌出......

    事后,她双眼通红,残喘着往外爬,脚腕却被男人一把抓住。

    “放开!”

    金晚咬牙切齿,连蹬带踢,摸到块石头狠狠朝男人头上砸去,紧跟着连滚带爬的逃走。

   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,跑下山,朝灯光最亮的街道跑,泪水却湿了脸。

    她没想到,自己好心救人,却救了只狼!

    自从爸妈死后,家里的公司就被姑姑、姑父以代管为由霸占。

    这次若不是她考上洲际大学来到这里,这辈子都会被姑姑以各种理由困在西江。

    她曾发誓自己一定会夺回一切,可现在,复仇的计划还没开始,就遇到这种事情!

    金晚咬紧唇,擦干眼泪,努力平复情绪。

    努力安抚伤痛的心,就当自己是救蛇的农夫,就当自己被狗咬了。

    她浑浑噩噩的回了家,小心翼翼的没惊动家里人,缩进自己的小房间里。

    她原来的大卧室,早已被表姐霸占,现在的房间是杂物间收拾出来的。

    ......

    而山上,金晚刚离开,表姐余彤姝就出现在这里。

    余彤姝过几天会参加一个富少举办的派对,但暑假在家里吃胖了,所以这段时间每晚都在这边夜跑减肥。

    也刚好,就遇到衣不蔽体的墨祁安。

    而此时的墨祁安被砸晕,一动不动。

    昏暗夜色下,看不清楚男人的脸,但他身形健壮,身材绝佳。

    余彤姝打亮手机手电筒,余光扫过去,先看见人起伏的胸膛,确定人没死。

    再看脸,当场震惊!

    金晚不认识墨祁安,余彤姝认识。

    顶级豪门墨家的年轻掌舵人,洲际商界的王!

    洲际杰出人物中的标杆,洲际的人,谁不认得?

    可,这个高高在云端的人物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    余彤姝当即仔细打量此刻的墨祁安,被暗杀?还是被算计?

    但看墨祁安潮欲未褪尽的脸,身边白衬衣上的血迹,还能闻到某些特殊的气味,早就经历过男人的她,已经猜到墨祁安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    余彤姝转念一想,榜上这个男人,不比那些富二代强千倍万倍?

    她当即帮墨祁安穿上衣服,打电话叫了救护车。

    紧跟着又把自己伪装一番,故意让人误会是她和这个男人发生了什么。

    *

    次日一早。

    完全清醒的墨祁安在黑压压一群保镖拥护下,离开医院。

    车内气压很低,左特助一边稳稳驾驶着车,一边小心观察墨祁安的情绪。

    “爷,虽然沿途的监控已经被销毁,但已经查到加害您的凶手。”

    “另外,我已经核实那位余彤姝小姐,就是掩护您避开追杀,同时又解了您药性的人。”

    当时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、以及到医院后的监控,都能证明余彤姝就是那个人。

    而且,拒医护人员说,她身上还有一些清晰可见的......痕迹。

    左特助一边汇报,一边从后视镜里偷瞄那位爷的反应。

    他接着说:“可能因为女孩子脸皮薄,她拒绝了医生为她检查和上药。”

    墨祁安眸色略沉,他昨夜被药力控制,能躲过处心积虑的刺杀,已经到极限。所以他也清楚他对那女孩造成多大的伤害。

    他沉声问:“人到家了?”

    左特助立马回答:“是,已经将余小姐安全送到家,爷您请放心。”

    墨祁安沉默数秒,“去趟余家,就说墨家墨祁安求娶余小姐,下月就订婚。”

    “下月......”

    这么快?

    左特助轻声询问:“可老爷子那边......”

    墨祁安声音冷下两度,“我会解决。”

    “是!爷,我马上安排。”左特助恭敬回应。

    救了墨家的掌权人,余小姐当然有资格成为墨家少夫人。

    墨祁安再追问:“墨玉找到了吗?”

    左特助摇头,“我派人找了数遍,没有找到墨玉,余小姐似乎也不清楚这件事。爷,会不会掉山上了?”

    墨祁安冷声道:“不会。”

    他当时虽意识不清,除了女孩身上若有似无的栀子花香特点外,他依稀记得他用墨玉吊坠的绳子捆缚过她的双手,她不可能不知道。

    她是羞于出口?还是另有想法?

    墨玉是墨家传了六代的东西,意义深远,必须找回来。

    “再去找!”墨祁安冰冷道。

    “是!”左特助立马应声。

    找墨玉,与确定墨家家主的婚事,同样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