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侯府夫人惊才绝艳元希华玉章节

    昏暗的卧房内,一阵阵声音响彻青山寺。

    元希死咬着嘴唇,唇角渗出殷红的鲜血。

    她正在被人侵犯,却无法反抗。

    ......

    凌乱的卧房,那个男人早已不知所踪,只留元希趴在地上。

    她穿上衣服,卧房门被踹开。

    寻来的元妍掐着她的脸颊,往她嘴里塞着毒药。

    “大姐姐,你与人通奸做出如此不耻之事,还是听妹妹一句劝,赶紧吃了毒药自我了断的好,这样妹妹我也好顶替姐姐成为首辅夫人。”

    元希本是元府嫡长女,京都国子监祭酒元良爱女。

    十年前嫁给林暮之,十年后成了如今的首辅夫人,但林暮之总以她身体羸弱为借口,从不碰她。

    却不想,恩爱夫君竟早与继妹元妍苟合。

    他二人合力下药陷害她与陌生人私通,不仅如此,他们现在还要杀了她。

    毒药入口,元希猛咳几声,复抬头望向冷眼旁观的林暮之。

    他满眼冷漠,不复往日深情。

    她心灰意冷,“我用十年的真情却换来你的虚情假意,如今你竟为了元妍能成为你的正妻,你的首辅夫人,不惜毁我,杀我......”

    元希垂眸,眸底的爱意逐渐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坠入深渊的阴冷,“可是林暮之你别忘了,我爹爹是当朝国子监祭酒,声明威望,我若死了,我爹爹知道后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  “你父亲?哈哈哈,你恐怕还不知道吧,他在昨天就已经被毒死了,我记得他死的时候浑身溃烂没一处好皮呢!”林暮之冷笑。

    轰,元希只觉脑袋似被什么东西猛地敲击了一下,嗡嗡作响,周围的声音也顷刻间消失,脑海里只回荡着那句爹爹死了,最爱她的爹爹死了......

    一股巨大的悲伤涌上心头,她心如刀绞,痛不欲生。

    “如今整个元府都在我姑母手中,我只要对外说你在青山寺被人污了身子,后服毒自尽,就不会有人追究!”林暮之阴狠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  突然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元希虚弱地倒在血泊中。

    林暮之俯身望着元希,露出阴险的笑,“你就安心地和你父亲去黄泉路上作伴吧!反正,你们都是我用来往上爬的棋子,如今我已官升首辅,你们也该死了!”。

    元希还想说什么,可胸口的剧痛让她没了开口的力气。

    她望着窗外,柳絮漫天,在微风拂动下慢慢飘向远方,她缓缓闭上眼睛,意识也随之飘走,好似回到了兴元国十三年。

    那一年,朝堂上暗潮涌动,夺嫡之争一触即发。

    位处国子监的父亲桃李天下,才识、人脉乃京都居首,是皇子们大力拉拢的对象。

    父亲一生独宠她,对继室所出之女元妍、之子元珺皆漠不关心。

    故而,世人皆知,得元希者得元家。

    可她元希,虽才华卓然,却体态肥圆,样貌奇丑。

    就在想要拉拢元家之人犹豫着未有所动时,一旨赐婚,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。

    皇上将她赐婚给传言命不久矣的林阳侯府小侯爷华玉,不日完婚。

    “小姐,小姐,你快醒醒啊,大事不好了,皇上要将你许配给那个病秧子小侯爷冲喜。”

    清晨,元希迷迷糊糊被一个声音吵醒。

    她缓缓睁开眼就看到紫云焦急地喊着,她心中顿时疑惑。

    紫云不是被她送给林暮之拉拢的武将,最后病故而亡了吗?

    正想着,低头就瞧见了自己那圆滚滚的肚子,她瞳孔猛缩,双手又伸向自己的脸颊,软软的肉嘟嘟两坨,她不可思议,慌忙起身踉跄走到铜镜前。

    硕大的铜镜瞬间被元希肥圆的身体,以及挤得眼睛快眯成一条缝的大脸填满了。

    她重生了!

    老天有眼让她重生在十年前的今天,遇到林暮之之前。

    这一世,她要复仇,要让上一世伤害过她的人千倍百倍还回来!

    但当务之急还是先解了体内之毒恢复真容,不然拖着这副肥胖的身子实在不便行事。

    “小姐?您还是快想想办法吧,要不去找大夫人求救?”紫云焦急地说着,她和上一世的元希一样,以为大夫人对她们是最好的。

    但上一世元希就是去找林氏求救,意外遇上了林氏侄子林暮之。

    她因此被林暮之迷惑,后来还被传有私情,此事弄的满城风雨,甚至惊动了皇上。最后,她虽如愿嫁给了林暮之,可父亲也在皇宫跪了一个月才将此事平息,也因此落下腿疾,一道阴天下雨便开始发作。

    思及此,为了父亲,元希坚定道:“无妨,嫁就嫁,皇命不可违。”。

    这一世,她不会再重蹈覆辙,也不会再嫁给林暮之!

    “啊?可京城的人都说小侯爷华玉活不过月余,小姐,您真的愿意嫁吗?”紫云诧异。

    “当然!”左右是躲不过嫁给他的命运,不如坦然嫁了。

    紫云紧锁眉头还想再劝说,却被元希的话堵住了,“好了,快为我梳头,我要去给爹爹请安。”顺便寻那个为她解毒之人。

    “小姐,您平日里不是最不喜欢老爷么,说是老爷一点都不疼你,怎的今日想去请安了?”紫云觉得今日元希很是奇怪。

    “那是以前自己不懂事,现在长大了当然知道爹爹是最疼我的。”元希自幼丧母,自小被养在继母林氏身边,自然从小被林氏养得与元老爷疏远,只亲近林氏和元妍,不过也怪她眼瞎,看不清谁是真正对她好。

    “你也须得记住这元府上下只有爹爹对我最好,其他人都是虚情假意,尤其是大夫人和元妍,你可知道了?”紫云是个心大的,必须敲打才行。

    “奴婢知道了。”但紫云也有一点好处,她向来唯元希之命是从,她说让她怎么做,她便怎么做。

    梳妆后,元希特意绕了小路避开可能遇到林暮之的地方来到元老爷的书房。

    她敲了敲门,得到应允才推门而入。

    元希虽然样貌丑陋,但才华卓然一直独受元老爷疼爱,元老爷曾发话,他的书房只有元希可随便出入。

    “希儿?你怎么来了?”元老爷坐在案边有些惊讶。

    “希儿是来给爹爹请安的。”元希端着笨拙的身子,福了福身。

    看到还很健硕的父亲,又想到上一世自己未尽过一天孝父亲就死了,她的眼眶顿时湿润。

    “唉,你是为赐婚一事来求爹爹的吧?”元老爷原本深邃的眸子在望向元希微红的眼眶时,逐渐暗了下来。

    元希收回思绪,甜甜一笑跪坐到父亲一旁的软垫上,柔声道:“不是的,女儿真的只是来给爹爹请安的。不过,女儿此番前来确实有一事想求爹爹帮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