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青霄直上萧一凡萧一凡滕兆茗章节

    九月,秋老虎肆虐。

    天虽已傍晚,但太阳仍**的炙烤大地。

    老柳树低垂着头,有气无力。

    知了在树上拼命吟唱。

    云都县政府大院里人迹全无,只剩空调外机呼呼作响。

    县长办公室里,冷气开的很足。

    一县之长滕兆茗伸手用力拍两下颈部,脸上露出难过之色。

    “老板,颈椎又疼了?”

    秘书萧一凡出声道,“我来帮你**!”

    萧家三代行医,萧一凡耳濡目染,针灸、**造诣很深。

    一阵揉按之后,滕兆茗的颈部舒服许多。

    “一凡,别傻站着,坐下来说话!”

    县长滕兆茗面带微笑道,“你的任命这两天就会下来,到沙头镇后,争取尽快干出点名堂来。”

    “谢谢老板,我一定不辜负您的信任!”

    萧一凡一脸正色道。

    1997年,萧一凡从省城知名学府——金陵大学毕业。

    作为选调生,分配到云都县府办任职。

    县长滕兆茗慧眼识珠,让他担任秘书。

    三年来,萧一凡脚踏实地,任劳任怨,深受器重。

    两个月前,沙头镇长退居二线,滕兆茗有意让萧一凡接任。

    作为选调生,萧一凡毕业时,便是副科级。

    经过一千多日的历练,担任一镇之长,毫无问题。

    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

    为了不引人关.注,滕兆茗让萧一凡去沙头以副镇长的身份主持工作,等干一段时间后,再扶正。

    就在这时,突然传来笃笃的敲门声。

    “请进!”

    滕兆茗冲着门口说道。

    萧一凡刚要去开门,暗红色的实木门已被推开了。

    县府办主任宋长河领着三个人走进来,领头的是一个中年人。

    “县长,这三位是市纪委的领导,他们有事找你!”

    宋长河沉声道。

    滕兆茗认出领头的是市纪委副书记黄茂全,连忙起身,面带微笑道:

    “黄书记,您这是……”

    不等他说完,黄茂全上前一步,满脸阴沉:

    “藤县长,你涉嫌受.贿,跟我们走一趟!”

    官员,最怕纪委请喝茶!

    滕兆茗和萧一凡听到这话,都愣在当场。

    萧一凡先回过神来,急声道:

    “黄书记,您一定弄错了,滕县长为官清廉,他怎么可能受.贿呢?”

    县长滕兆茗清正廉明、不徇私情,在云都官场尽人皆知。

    半年前,为方便接送孩子上学,夫妻俩在东小区买了套房子。

    滕兆茗付了五万块钱首付,剩下的以妻子名义办理的贷款。

    他怎么可能受.贿呢?

    不管别人信不信,萧一凡肯定不信!

    “我们办案是讲证据的。”

    黄茂全沉声道,“上个月,佳源房产开发公司老板王鹤松送给你一副名画,没错吧?”

    滕兆茗这才回过神来,点头作答:

    “没错,确有此事!”

    “他们开发的楼盘开售,请我和几位副县长去剪彩。”

    “王总为所有人都准备了小礼物,不单只是我有!”

    这年头,公司开业,楼盘售卖,请官员剪彩,给点小礼物,再正常不过了。

    “大家都有小礼品没错,但王鹤松送给你的,却是李可染的真迹《五牛图》,价值百万!”

    黄茂全面沉似水,怒声喝道。

    滕兆茗听到这话,目瞪口呆,失魂落魄道:

    “不……不可能,他说,这幅画是工艺品,根本不值钱!”

    萧一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急声问:

    “县长,画在哪儿呢?”

    滕兆茗伸手指向墙角,示意就在那!

    萧一凡拿起画轴,扫了一眼,脸色微变,眉头紧锁。

    黄茂全伸出手,示意将画给他。

    萧一凡故作镇定,将画递过去,急声说:

    “黄书记,请您拜托专家鉴定一下,这画到底是真的,还是假的?”

    黄茂全抬眼狠瞪过去,冷声问:

    “你在教我做事?”

    “没有,黄书记,您误会了,我只是……”

    萧一凡刚说到这,黄茂全冷声道:

    “带走!”

    萧一凡凝视着滕兆茗被市纪委的人带走,整个人都懵了,头脑中一片空白。

    “姓滕的满嘴仁义道德,背地里却干出这等见不得人的事!”

    县府办主任宋长河冷声道:“人前一套,背后一套!”

    “宋主任,这事还没有定论。”

    萧一凡蹙着眉头说,“你这么说,不太好吧?”

    宋长河抬眼瞪向萧一凡,冷声怼道:

    “市纪委副书记亲自出手,你觉得他还能回来?”

    “痴人说梦!”

    “现在仅是调查阶段,还没有最后结论。”

    萧一凡针锋相对,“你这番说辞,不合适!”

    宋长河听后,勃然大怒,厉声喝道:

    “萧一凡,我是县府办主任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?”

    “滕兆茗被双.规了,没人罩着你了,放老实点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    宋长河擅长溜须拍马,萧一凡一直都看不惯他。

    县长在任时,宋长河竭尽巴结之能事,整天鞍前马后的伺候,简直比对自家老子还亲。

    滕兆茗前脚被市纪委的人带走,他后脚就变了一副嘴脸。

    萧一凡懒得和小人争辩,冷哼一声,转身出门而去。

    宋长河抬眼紧盯萧一凡的后背,冷声道:

    “姓萧的,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

    “我现在罚你写一份检查,明天早晨送到我的办公桌上,否则……”

    萧一凡并未理睬宋长河,快步走进隔壁小办公室,将门关严实了。

    滕兆茗突然出事,萧一凡手足无措。

    连抽两支烟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    这时千万不能慌乱,否则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  作为秘书,萧一凡对老板非常信任。

    滕兆茗是一县之长,要想捞钱,办法太多了。

    只有脑子进水,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,收取佳源房产开发公司老总赠送的名画。

    事出反常必有妖!

    这事一定有猫腻,但萧一凡人微言轻,市纪委领导根本不会听他的。

    萧一凡拿起电话给与滕兆茗关系不错的大佬打过去,想请他们帮着说句公道话。

    他一连打了五、六通电话,要不无人接听,要不直接挂断。

    萧一凡呆坐在椅子上,垂头丧气。

    县长滕兆茗被拿下后,云都县委县政府大院里如同烧开的水一般沸腾了。

    三个月前,县委书记刘云福在体检时,查出身患癌症,远赴燕京治疗。

    近段时间,县里一直在传滕兆茗将接替刘云福升任一把手。

    如今,滕兆茗又因受.贿,被市纪委的人带走,接受调查。

    云都党政主官先后出事,县里群龙无首,不乱才怪。

    翌日!

    近乎一夜没睡的萧一凡,带着浓重的黑眼圈走进办公室。

    “萧一凡,你怎么到现在才来上班?”

    身后传来一个阴冷的男声。

    萧一凡转过身来,沉声问:

    “林科长,我好像没迟到吧?”

    “你还没迟到,这都……”

    林之泉说到这,抬眼瞥向办公室墙上的挂钟,硬是将后半句噎了回去。

    萧一凡踩着点来上班,并没迟到。

    “一日之计在于晨!”

    “你我作为领导秘书,理应早到!”

    林之泉一脸装逼的说。

    他是县委副书记李济山的秘书,兼任县委办综合科长,和萧一凡同年分配到云都。

    萧一凡深受县长滕兆茗的信任,林之泉心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。

    滕县长被拿下,萧一凡失去靠山。

    林之泉绝不会放过出手打击他的机会。

    “你找我有事?”

    萧一凡白了他一眼,冷声问。

    “李书记让你立即过去一趟!”

    林之泉沉声道。

    “我去一下办公室,马上就过去!”

    萧一凡急声说。

    “不行,现在就走。”

    林之泉满脸不耐烦,“快点,书记可没空等你这小角色!”

    萧一凡本想回办公室捋一捋思路,弄清李济山找他所为何事。

    谁知林之泉根本不给他机会,只得跟在其身后,向县委走去。

    前两天,滕兆茗曾说,李济山这段时间频繁去市里活动,想运作县委书记。

    虽说县委副书记直接升任一把手的可能性不大,但体制内的事,不能以常理度之。

    在红头.文件下发之前,一切都有可能。

    滕兆茗出事,县委副书记李济山是最大受益者。

    升迁路上的最大障碍彻底清除。

    萧一凡对此心知肚明,但他想不明白:

    李书记找他这个小人物,所为何事?

    小说《青霄直上萧一凡》 第1章 你被双.规了 试读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