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佟言周南川佟言周南川章节

    西北当地很多小吃佟言没吃过,她不是大胃王,但她跟其他20岁的女人一样喜欢到处吃吃喝喝,周晨将车子停在一个车位上,拉着她往步行街走。

    大饼,臭豆腐,凉皮,章鱼丸子,羊肉泡馍,臊子面,驴肉火烧……

    佟言不爱吃辣,却捧着碗凉皮一边走一边吃。

    这要是在海城,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,可想想这地方离海城十万八千里,她也不认识什么人,没必要顾及形象。

    周晨跟在她身后给她拿东西,递纸巾,佟言吃得满嘴流油,嘴巴都辣红了,“爽,好吃……”

    这还大城市来的,怎么跟没见过世面似的?

    周晨笑,“这个吃不吃?”

    “吃,吃,两串……”

    带着佟言去电玩城买币的时候周晨接到了周南川的电话,“川哥……”

    “怎么这么吵?”

    “在外面玩。”

    “还没回去?”

    “没,在步行街,三楼。”

    佟言对娃娃机里的娃娃不感兴趣,只是就想夹到,她玩一次,周晨玩一次,周晨夹了五个,她一个都还没有。

    “你这样是夹不到娃娃的,浪费钱。”

    “我自己有私房钱,我今天不夹一个起来我就不走了。”

    周南川跟周海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,周晨手边摆着几个娃娃,一脸得意的笑,佟言伸手去打他,他往后仰,两人离得很近。

    电玩城本就人多,那头显然没注意到有人来了,周晨清了清嗓子,“你看好了,看周大爷我怎么夹的……”“”

    佟言愿赌服输,站在边上看,笑脸盈盈的站在边上。

    明明菜得要死,却还要指挥,“摇啊,你往那边一点……”

    周晨对准位置拍了按钮,又夹了一个,“这台机子肯定有问题,我要换一台……换这台。”

    来西北这么久,他只看她哭了,还是头一次看她笑得这么开心,周南川有些恍惚,周海洋则是走上前在周晨脑袋上拍了一下,“在嫂子面前你还敢自称周大爷,不想活了?”

    “川哥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  “川哥来还用跟你打招呼?!”

    果不其然,佟言看到了周南川后脸上的笑容当即便消失了。

    “别打别打,我这不是带嫂子玩,开玩笑的。”

    周南川开始决定让周晨送的时候,心里也很担心佟言会跟周晨合不来,可园子里其他男人他不放心,觉得周晨靠谱。

    这会儿才想起来,周晨也才十八十九岁,跟她是同龄人。

    “走吧,一起回家。”

    “不行,我还没夹到娃娃。”

    周晨没忍住,“你这样夹不到的。”

    “夹不到就等夹到为止。”

    游戏币不多了,这下没有轮着来了,佟言一个人在那夹,周南川中途又带了一篮子币,“你慢慢玩,不着急。”

    佟言:……

    从电玩城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,小吃街的人比起下午多了些,佟言想去买刚才那家店的凉皮,但这会儿人很多,都排着队,她便退而求其次,说想吃烤串。

    周晨正准备去帮她买。

    “她怀孕了,吃不了烧烤类,太辣的也不行。”

    佟言愣了一下,周晨也停下了脚步,没再去买了。

    回去的路上周晨和周海洋一个车,周南川载着佟言,两人全程无沟通。

    她终于知道了她讨厌周南川哪里,每当她开心一点想要自由一点的时候,这个男人一句话便可以把她拉回残酷的现实。

    另一头,周海洋指着周晨的鼻子骂,“你带嫂子下午在哪里逛?”

    “就在县里啊。”

    “川哥让你带她拿个快递,你带她瞎逛什么?”

    “出来玩玩,那我总不能白出来一趟。”

    “谁给你发工资,你拿老板的钱出来玩?”

    周晨安静了,“好好好,我下次不这样了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行了吧,至于吗你。”

    “怎么不至于,县里死了两个人,都是女的,都是大学生!”

    “嫂子人生地不熟的,也没仇家,想多了。”

    过了一会儿,周海洋扔给他一根烟,“川哥看你跟她走近了不高兴。”

    “就吃了个小吃夹了个娃娃。”

    周南川喜欢佟言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否则也不用这么巴心巴肝的去讨好她,可佟言呢?从结婚到现在没有给过川哥一个好脸。

    “她怎么不让川哥带她去吃小吃夹娃娃?”

    “我怎么知道,川哥不让呗。”

    快到园里的时候,周晨似是自言自语,“之前我也觉得嫂子不识好歹,但现在想想,川哥也有问题。”

    “你脑子生锈了?”

    “不是,吃个串怎么了,虽然怀孕,但也不至于吃个串都不行,凉皮冬天吃了不好,咱们不是从小吃到大吗?”

    “她大城市来的娇气。”

    “除了费钱,真没毛病。”

    两辆面包车停在园子的空地上,佟言从车上下来,周南川打开后备箱看了看箱子里的东西,果干,可可粉,一堆颜料,还有一个包装很漂亮的袋子。

    佟言要拿,周南川缓缓道,“可可粉含咖啡因,等孩子出生了再……”

    “周南川,你有完没完?”她压低声音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一样东西没拿,转头就走了。

    周晨和周海洋停了车还在一起抽烟,见佟言直接就走了,一头雾水。

    “川哥,嫂子心里惦记着你的,说你没衣服穿了,给你买了衣服。”

    “这个,她说你穿上肯定特别好看。”

    周南川看了一眼后备箱的包装好的袋子,眸色深了几分。

    佟言嫌他没文化,嫌他不懂情调,嫌他像个流氓,可周晨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,怎么佟言对他不一点也不冷漠,还会对他笑。

    佟言一天的好心情忽然就没了,她回到铁皮屋没有再哭,给自己倒了杯热水。

    周南川就希望她喝水只喝热水,吃饭只吃主食,至于其他的,他怎么都看不顺眼。

    周晨给佟言发了微信:??

    佟言回了他一个:。

    周南川搬东西进屋,将颜料放在一个角落,又将一箱可可粉和果干放在另一边。

    佟言想无视他,周南川在她对面坐下。

    “你如果想吃可以吃,但是不能多,适量。”

    “中文博大精深,适量是多少?”

    佟言没看他,漫不经心的点开手机,见周晨发了个表情包过来,那表情包很搞笑,一直狗做出很搞怪的动作,佟言没忍住笑了。

    周南川也没忍住,下意识抢过她手机看了一眼。

    周晨的微信。

    这两人还加上了微信?母亲邓红梅和她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两个来月都没加上她微信。

    佟言很快将手机抢过去。

    他没觉得自己很小气,但他今天真的就在跟一个小屁孩吃醋,在他眼里周晨就是小屁孩,以往他都没正眼看过那种。

    “以后尽量别动我东西。”话里带着明显的疏离。

    “好。”

    他又出去了一趟,从车里拿了那件衣服,走进来的时候佟言看他一眼,很快收回了目光。

    男人当着她的面将衣服从袋子里拿出来,“很好看,谢谢。”

    “不客气,周晨说你没衣服穿了我才买的,也不是特意送给你的,你勉强穿吧。”

    话不好听,但他还是高兴,将衣服挂在那儿,一挂就再也没摘下来过。

    那天后佟言和周晨走得很近,而周南川年前忙着清货,大多数时候不在园子里。

    她时不时让周晨去步行街给她带小吃,偶尔周晨给县里的水果店送货,也会带着佟言一起,两人几乎绕过了周南川。

    这天下午佟言没事做,周晨要去县里办事,她故意走到没人的地方搭了顺风车,“周晨,你等会办完了事还有没有别的安排?”

    “没有,怎么了?”

    “我想去医院一趟。”

    “你不舒服啊?”

    “有点。”

    周晨下意识摸手机,“我给川哥打个电话。”

    “别,一点小事,你送我过去就行了。”

    周晨虽然跟佟言走得近,但心里是向着周南川的,他不是什么小屁孩什么都不懂,只是看起来有点幼稚。

    他将车子靠边停了,佟言莫名其妙。

    “嫂子,我知道你因为孩子的事一直在跟川哥闹,但恕我直言,既然有了就生下来,川哥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  周晨叹了一口气,“我们这十五六岁生孩子的不少,琪姐比你大不了几岁三个小孩的妈了,你别跟川哥闹别扭了,你心情不好他也心情不好,他给你买颜料一买那么多钱眼睛都不眨一下,自己穿的袜子街边摊上一抓一把。”

    难怪脚臭。

    周晨办完事,佟言去步行街吃了点零食,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摆谈卖袜子的,她咬了一口驴肉火烧,“周晨,带我去商场吧,我给他买几双袜子。”

    她提醒自己,袜子虽然穿在周南川脚上,但不是为了给他买而买的,她是为了自己,她不想闻到那么臭的脚了。

    佟言不想让人觉得她给周南川买袜子,买之前无意跟周晨吐槽了几句。

    周晨蹙着眉头,有点不理解。

    “川哥脚臭?你怕是没闻过我的,他那点脚气跟我们比起来不算什么,真的……”

    小说《佟言周南川》 第16章 试读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