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卑微如尘沈羲浔陆瞻章节

    第二天,沈羲浔坐在餐桌吃早餐,陆瞻从卧室散乱着头发出来,赤着上身。

    沈羲浔别开眼,喝了一大口牛奶。

    不争气的呛到,呛的脸通红。

    “见到我这么激动?”陆瞻抬眼问道。

    “自作多情。”

    陆瞻有洁癖,昨天的衣服没洗,今天绝对不会穿。

    过了会儿,有人敲门,沈羲浔警觉地看了眼陆瞻。

    陆瞻打开门接过纸袋子。

    门外的尹恒见到**着的陆瞻,瞠目结舌,刚要张嘴说话,就被陆瞻把门重重一关,关在门外。

    陆瞻洗漱穿戴好出来,黑色西裤藏蓝色衬衫,肩宽腿长,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,整个人恢复往常的凌厉。

    沈羲浔已经吃完早餐准备走,抬眼的片刻,见陆瞻有被帅到,顿了几秒。

    “给我做早饭。”陆瞻坐在沙发上说道。

    “冰箱里有牛奶鸡蛋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”沈羲浔说完匆忙走了。

    陆瞻盯着被关上的门,有些窝火。

    尹恒刚走,陆瞻一个电话又把他叫回来,让尹恒带他去吃早点。

    尹恒在楼下和沈羲浔碰到,他不认识沈羲浔,看着沈羲浔的两条长腿,视线挪不开。

    等陆瞻下来,尹恒说道:“刚看见一特别正的妞,纯欲派。”

    陆瞻自然想到沈羲浔,说道:“别打她的主意。”

    尹恒这才想到刚才,吃惊的问道:“别告诉我你喜欢女人了!”

    “不喜欢。”陆瞻否认。

    “上床了?”尹恒继续问。

    “嗯。”陆瞻应声。

    “我艹,万年铁树开花!不是性冷淡了?”尹恒惊呼。

    “滚远点。”陆瞻冷冷的说道。

    **

    沈羲浔再见到陆瞻的时候,是周五晚上,西西酒吧。

    本来楚楚拉着沈羲浔在商场追星,但天公不作美,下了暴雨,活动取消。

    楚楚穿着美少女蝴蝶结连衣裙在舞池里嗨,沈羲浔坐在一旁的卡座上。

    沈羲浔身着香槟色蛋糕裙,胸前系着蝴蝶结,本是乖乖女的打扮,头上却戴着靛蓝假发。

    这是今天,为了配合楚楚追星,赴汤蹈火的装扮。

    不时有人过来搭讪,沈羲浔友善拒绝。

    不一会儿,楚楚气喘吁吁的出来,非得拉着沈羲浔一起。

    沈羲浔推不过,跟着楚楚挤进人群。

    巨大的喧嚣把其他思绪淹没,烟雾缭绕着的是陌生的暧昧,光怪陆离之外,灵魂安静而孤独。

    交错之间,是陌生混杂的气息,她和楚楚,一蓝一黄,在人群中很是扎眼。

    沈羲浔很少在这种场合宣泄,她总觉得嘈杂之后,整个人的思绪会更加空荡。

    直到陆瞻一把把她拉出去,她才从无处可放的漂浮之外,回过神来。

    陆瞻攥着她的手腕,把她抵在墙上。

    嘴里噙着烟,垂眼间,是她白皙性感的长腿,戛然而止的短裙令人想入非非。

    “几年不见,这么能玩?”陆瞻的手撩起一缕沈羲浔的假发。

    “和朋友来的。”沈羲浔说道。

    “男朋友还是女朋友?”

    “陆总这是关心我的私生活?”沈羲浔眨眼。

    陆瞻把烟蒂碾灭在一旁的烟缸,留着最后一股子烟气,吐在沈羲浔脸上。

    沈羲浔蹙眉,心里想着狗东西,说了声:“过分。”

    陆瞻不理会沈羲浔的话,抓着她的手就没松开,径直往外走。

    期间,沈羲浔的腿不小心撞到桌角,疼的她瘪嘴。

    近乎是把沈羲浔丢在车上,陆瞻上车。

    沈羲浔看着都是指印的手腕,心中不爽。

    陆瞻附过身子,距离她只有一拳距离。

    “这么性感,不留给顾蓬看?”陆瞻淡淡的问道。

    “幼稚。”沈羲浔对于他三句不离顾蓬,就很不屑。

    陆瞻吻上沈羲浔。

    沈羲浔分明感受到血腥味道,这个**。

    气不过,本想勾起对方欲望再让他求而不得,报复他。

    反倒是最后她自己被撩拨。

    陆瞻却偏偏让她求而不得。

    “说点好听的。”陆瞻遏住粗重的喘息,挤出来声音说道。

    “我嘴巴破了。”沈羲浔可怜状。

    “嗯?”

    沈羲浔大脑一片空白,看着陆瞻冷峻的轮廓,不自觉的发出声音。

    狭仄的空间,黏腻的触感,情欲与理智之间,无处安放的是,一触即发的沉沦与痴狂。

    平静下来,沈羲浔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服。

    一旁的陆瞻,胳膊杵在车窗,看着沈羲浔一系列动作。

    “好人做到底,送你回家。”陆瞻说。

    “不用,我朋友还在里面。”

    “那个黄毛?我让人送她回家。”

    沈羲浔听着“黄毛”,像是在骂人。

    沈羲浔给楚楚发消息,楚楚这会儿正和尹恒两个人搭讪。

    路上,是静谧的沉默。

    沈羲浔望着窗外,满是霓虹的城市,散发着夜晚的光彩,万千灯火,每一盏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
    一阵孤独感侵袭,窒息般的头晕,像是后知后觉。

    她靠在椅背,轻轻闭上眼睛。

    兴许是酒精缘故,这会儿只觉天旋地转,陆瞻在她真实世界的突然出现,让她猝不及防。

    刚才的场景浮在心头,她的喉咙阵阵发紧,满足感与间歇的悸动,让她微微蹙眉。

    干咳几声,不适感稍稍逝去,兴奋的神经松弛下来,仿佛听到温柔的音乐,伴随着轻柔,沉沉睡去。

    陆瞻关上车内氛围灯,拨动几个按钮,把沈羲浔的椅背调到舒适位置。

    睫毛下,一排浅灰色的影子,红肿的唇瓣上,淡淡血迹。

    陆瞻下车,靠在车旁燃了支烟。

    小说《卑微如尘》 第6章 试读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