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农妇的彪悍人生夏秀兰李富贵章节

    第6章

    李富贵回到了炕稍,把小媳妇好心给他盖的褥子重新盖在了身上。

    闻着残留在褥子上的阳光般的皂角味道,李富贵竟感觉心里满满的,暖暖的。

    又窝在被窝一会儿,秀兰的身子又如蛆虫般蛹动了,尿意层层上涌。

    从被打晕扔进驴车,到进老李家家门,秀兰已经一天零半宿没上茅房了。

    任凭秀兰把两腿如麻花般的拧在一起,仍旧压抑不下去越来越膨胀的尿意。

    秀兰只好硬着头皮,再次下了炕,轻脚趿拉上破布鞋,借着窗纸破洞映进来的微弱月光,向门口走去。

    推开门,迈过门槛,却一脚踩了半空,身子猛的向前倾,眼看着就要摔倒了。

    一条胳膊从身后揽了过来,把秀兰的身子扶正,在耳边低声道:“咱家屋外是堂屋,地势比卧房低,小心别摔着。”

    秀兰立即挣脱了男人的手臂,急匆匆穿过堂屋。

    “小心桌......”男人的声音未落,便听到了一阵“咚”“啊”“哗啦啦”的声音,可惜己经晚了。

    西屋里的几个大男人全都跑了出来,李五虎边跑边喊道:“走水了,还是地裂了?”

    秀兰还没来得及看清人,就被李富贵拉在身后,把视线挡了个严严实实,声音尴尬道:“没、没走水,也没地裂,是我、我要上茅房,不小心磕了桌子,摔碎了碗,你们回屋接着睡吧。”

    李五虎怪异道:“贵哥,就咱家这屁大点儿地,你闭着眼睛都能走几个来回,你能磕到桌子?”

    李富贵不耐烦道:“哪那么多废话,赶紧回屋睡觉去。还有,咱家以后立个规矩,在家不许光膀子,说话不许粗口。”

    李五虎立即苦呵呵着脸道:“贵哥,穿衣裳睡觉又热又脏衣裳,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?”

    李富贵气得脸都青了,若不是秀兰在身后,他早就踹李五虎一脚了,哪能容他满嘴“屁”话!

    李老爹明白贵儿子的意思,对几个儿子道:“咱家老四说的话,和我说的话一样份量,现在就回屋,立马把汗衫穿上睡觉。”

    几个男人回了屋,仍能听见李五虎嘀咕道:“人家都是脱衣裳睡觉,咱家可倒好,穿衣裳睡觉......”

    李富贵把地上摔碎的粗瓷碗往屋角一踢,先走到门口开了房门,指着外面道:“出门往右走十五步、再往右走五十步,再左转五步就是茅房。”

    这是走山路吗,左拧右拐的?

    秀兰天生胆小,在娘家时,晚上屋里都会备着恭桶;若是不幸拉肚子,都会拽着妹妹跟她一起去。

    现在没了指望,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去。

    好在天上的月亮还算亮,秀兰深一脚、浅一脚的按李富贵所说的方向走着。

    也许是茅房的应用率太低了,连条最基本的毛毛道都没有,满园子是齐腰深的草丛,秀兰走在里面,大半个身子掩在其中,只感觉脖后生风、腿直打颤。

    突然“嗖”的一声,一团白色的毛茸茸的东西从秀兰的脚脖子边窜了过去,吓得秀兰“嗷”的一声往回跑,只跑了两步,便撞进了男人结实的怀抱里,眼泪迅速濡湿了男人的汗衫。

    李富贵扶正了秀兰的身子,尴尬解释道:“我家茅房不怎么用,草里可能有动物絮窝......”

    话音刚落,少女的身影,如离弦的箭冲回了自己的房间,迅速钻进了被窝,把头深深埋在了里面,哪里还有什么尿意了?!